克隆卡狂刷214萬買金條罪犯沒錢賠 持卡人和銀行金鋪各執一詞

鄧先生借記卡沒離身卻莫名損失此筆巨款,此案3年多來一直懸而未決

■新快報記者 張國鋒

2012年7月,一男子利用「克隆卡」在深圳金地珠寶首飾公司瘋狂盜刷,買走214萬元的金條。不久,盜刷疑犯被警方抓獲,但金條卻沒有被追回。

此後,一系列法律糾紛由此開始:持卡人告發卡銀行,法院判決發卡銀行承擔七成責任;發卡銀行感到很委屈,找到中國銀聯,要求裁決收單銀行承擔該筆損失,中國銀聯裁決收單銀行存在過失應負責;收單銀行為此又找到刷卡商戶,但雙方都認為自己沒有過錯。案件3年多來懸而未決,近日,該案在深圳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目前也未宣判。

●案件緣起 疑犯用克隆卡成功刷214萬買8公斤金條

被盜刷者鄧先生持有陸豐市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下稱「農聯社」)借記卡,2012年7月下旬,鄧先生成功申請到一筆貸款,貸款資金打入借記卡里。2012年7月30日16時12分許,鄧先生正在深圳小梅沙附近,其借記卡就在自己身上,卻連續收到兩條刷卡簡訊通知,共消費214.63萬元。發現被盜刷后,鄧先生當天16時18分向農聯社報案,17時15分又分別向深圳警方和陸豐警方報案。

與此同時,鄧先生於當晚要求陸豐農聯社提供被盜刷消費的公司賬號,並立即停止支付該筆214.63萬元被盜刷款。可惜農聯社截至7月31日中午才提供珠寶首飾公司賬戶,此時該賬號款項已於當天上午按照銀行操作規程結算劃撥,陸豐警方無法及時凍結被盜刷的款項。

後來,該案告破。原來犯罪分子當天用鄧先生的克隆卡在深圳金地珠寶公司刷卡214.63萬元,買走了8公斤左右的金條。儘管持克隆卡消費的犯罪分子已被抓獲並判刑,但是,製作曹為霖克隆卡的主犯仍未被抓獲,贓款也無法追回。

於是,就誰要為這次盜刷埋單這一問題,引發了一系列法律糾紛。

●持卡人 發卡銀行未能保障資金安全

首先是鄧先生把發卡銀行陸豐農聯社告上了法庭。鄧先生認為,農聯社作為專業的金融機構,有保障客戶資金安全的義務,銀行卡被盜刷后,農聯社不能及時凍結,導致款項不能追回。因此,鄧先生要求法院判決銀行賠償214.63萬元的經濟損失。

陸豐市人民法院審理認為,使用銀行卡消費和取現兩個條件缺一不可,一是合法有效的銀行卡,二是正確有效的密碼。作為金融機構,農聯社負有謹慎審查和甄別銀行卡的義務,其接受非法複製的銀行卡進行交易,未盡謹慎審查義務,應對銀行卡款項被盜刷消費負主要的過錯責任。持卡人鄧某負有謹慎保障密碼安全的義務,銀行卡密碼是由其設置,他人無從得知,鄧某應為其未能妥善保管密碼,導致卡中款項被盜承擔相應的過錯責任。

據此,陸豐法院判決持卡人鄧先生負30%的損失,發卡行陸豐農聯社承擔盜刷款項70%共計150.241萬元損失。

●發卡銀行 收單銀行要為損失埋單

隨後,農聯社主管銀行廣東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下稱「省農聯社」)與此次盜刷交易的收單銀行興業銀行進行協商,要求其承擔150.241萬元的損失。這一要求遭到興業銀行的拒絕。

後來,此事交由中國銀聯進行仲裁。中國銀聯裁決認為,商戶收銀員應核對持卡人簽名與卡片背面簽名是否一致,而發卡機構提供的證據顯示,收單商戶在受理交易過程中存在違反上述規則條款的行為,因此銀聯的裁決由收單行興業銀行承擔損失。也就是說,由興業銀行來承擔150.241萬元的賠款。

●收單銀行 商戶違規操作應承擔損失

隨後,興業銀行又將深珍拉汀灣圳金地珠寶首飾公司和省農聯社、陸豐農聯社告上法院,要求三方共同承擔150.241萬元損失。

興業銀行認為,發卡行不能識別偽卡而導致交易成功,是造成損失的主要原因,而珠寶公司違規操作造成的損失應由珠寶公司自行承擔,因為其存在未審卡及未核實簽名的違反規則行為。

受理該案的深圳福田法院審理后認為,原告興業銀行作為收單銀行,對特約商戶的培訓、監督、風險防範管理等未盡到應盡的職責,故應相應減輕被告金地珠寶公司的責任。法院酌定雙方按5∶5的比例承擔損失。

一審福田法院判決金地珠寶公司向興業銀行支付756205元,駁回興業銀行的其他訴求。

●金鋪 系統都通過了 肉眼怎能分辨卡的真偽?

對於一審判決,金地珠寶公司不服而提起了上訴。近日,該案在深圳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作為商戶的金地珠寶公司、發卡銀行農聯社和省農聯社、收單銀行興業銀行的相關代理人都到庭應訴。

金地珠寶公司的代理律師表示,本案產生的必然原因是發卡機構的電子銀行系統及發行的磁條銀行卡技術落後,銀行系統門戶大開,不能識別偽卡交易,電子系統的科學識別功能與常人肉眼辨識功能作用存在重要區別,前者是靠技術手段的客觀識別,後者是常人靠肉眼的主觀識別,這是本案釐清是非界定責任的事實前提。

「連銀行系統都能通過的審驗,作為POS機用戶的收銀員,光靠一雙肉眼又怎能分辨該卡真偽?」金地珠寶公司一方強調,「偽卡永遠就是偽卡,偽卡持有人的簽名肯定與偽卡背後的簽字是一致的,因為兩項簽名出自犯罪者一人之手。」

在庭上,法官詢問,盜刷者是否已被抓獲,三方當事人均給出肯定答覆,並表示盜刷者已由公訴機關提起公訴,並作出了刑事判決。隨後法官詢問發卡銀行和收單銀行,是否有對盜刷者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要求承擔賠償義務,發卡銀行和收單銀行的代理人均表示,盜刷者被抓獲后,曾表示所購買的黃金已經轉手,並且轉手所得已經花費完畢,沒有賠償能力;加上製作克隆卡的主犯也還沒抓獲,因此並沒有提起附帶民事訴訟。

最後,法官宣布該案將擇日宣判。

複雜官司鏈條

1. 盜刷者持「克隆卡」在金鋪購買黃金

2. 持卡人手機提示消費,但自己在異地並無消費行為

3. 持卡人要求發卡行停止交易,並報警,但該筆消費已完成

4. 持卡人告發卡行,陸豐法院判決三七承擔損失

5. 發卡行找收單行協商承擔損失遭到拒絕

6. 中國銀聯裁決收單行承擔損失

7. 收單行認為收單商戶未核對簽名等信息應承擔損失起訴

8. 福田法院裁決收單行和收單商戶各承擔一半責任

9. 收單金鋪認為應當由發卡行和收單行承擔,與己無關;

收單行則認為應當由收單商戶和發卡行承擔,與己無關。

10. 待判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